滨州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常用仪表

又涨了下游集体抗议阿克苏也扛不住了

时间:2021-08-18 来源网站:滨州化工机械网

又涨了!下游集体“抗议”!阿克苏也扛不住了!

昨日(20日),北京东方雨虹防水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调价通知函,称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乳液、固化剂、树脂、沥青、改性剂等各类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度上涨,经公司研究决定,对全线产品价格进行上调,现提前十五日通知,请客户做好相应准备,各类产品预计调整如下:

沥青卷材上调10~15%;

高分子卷材上调10%;

聚氨酯涂料在1月1号发布的价格基础上上调10%;

水性涂料上调15~20%;

沥青涂料上调10%;

公司于5月20日正式启用最新《2021年工建防水产品价格表》。

与此同时不少涂料企业也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逐级向下传导,产业链中游的涂料、化工和下游的制造业企业也受到了影响。大家纷纷表示,每天一睁眼就是一串数字:房租水电,人工成本中国化工网okmart.com。还有一堆难题,没有原料,售价上调,资金周转困难……越来越多中小企业选择“有单不接”,生意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也成了“灵魂拷问”。

供货限制,阿克苏诺贝尔也扛不住了

近日,阿克苏诺贝尔发布喷涂产品供货紧急沟通函,函中明确,关键原材料近几个月内价格涨幅超过200%且未来有更高涨幅趋势。涂料等其他领域现有PVDF树脂的严重供不应求,在此情况下,绝大部分供应商已拒绝承诺维持价格稳定多于一个月。在最近的几个月中,阿克苏诺贝尔已经承担了所有原材料价格上涨及其他相关成本增加的费用。并表示自2021年6月1日开始,所有产品线执行月度报价,6月份及后面一段时间的供货量会有相应的限制。

龙头化工企业率先表态之后,多家化工企业也表示暂停接单。目前聚酯树脂行业众多企业表示,对于货款逾期未支付的,原有订单作废,停止供货,且暂时不接新订单。钛白粉、树脂等企业规定,概不赊账,全款到账才能开始排队。部分化工企业表示,不会再提前发函,一单一议,询价只限当日有效。

原材料调涨十几次,装修公司不敢接单

浙江省湖州市一家装修公司负责人表示,今年春节之后,他接到了十几次涨价通知。不光是一些塑料产品,还有钢材、电线、水泥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今年春节之前接的十几个订单都是处于亏损状态,原料价格上涨向消费端传导还需要时间,而由于原料价格的不确定性,让他不敢轻易签订新订单。

同时因为原材料上涨,导致企业不敢做包工包料了,因为涨幅实在琢磨不透,所以现在模式都是设计方案做好,然后让客户自己采购,这样装修公司风险也会小很多。

限量出售,有单不接,家装公司主动“减产”

由于成本控制能力弱,很难独自消化掉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家装行业一些中小企业只能限量出售,客户要1000件货,只发100件货。“原材料价格暴涨,已接的订单基本都亏了,现在就是在硬扛,新订单更是不敢接了。”某家装公司的老板表示,他经营的装修公司属于中小型企业,材料成本占经营成本的50%-60%,原材料价格上涨10%-20%,净利润就基本没有了。

木材疯涨6000元!木材加工厂无法运行,无奈转让

一家家具企业负责人表示,一直采用的特级黑胡桃,价格已从之前的11000元一立方,涨到了现在的17000元一立方,涨幅达到了54%。从去年到现在,黑胡桃板材价格已经上涨了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特级的涨了六千多,普一类的涨了四千,特级红橡价格也涨了不少,由原来的五千一立方,涨到了七千。这轮涨价很多家具厂根本反应不过来,都是跳跃式涨价,今天不买,接着一涨就是一千多,再转一下看一看,价格又涨了。

这一轮原材料价格上涨,原木、油漆等原辅材料都在大幅上涨,企业改进了生产工艺,控制了一些生产成本,但是不能抵消成本上涨的压力。今年比去年订单多了很多,但是原材料价格涨了,订单越多却越赔钱,目前也是没办法,赔钱也得撑下去。由于受到这轮涨价的影响,多数备料厂已经无法运行了,现在正在转让。

原材料上涨,中小型企业“压力山大”

铝价上涨30%左右,铜价上涨了38%,塑料涨了40%左右,国际原油价格从30美元/桶,涨到了接近70美元/桶……年初以来涨势如虹的大宗商品正在逐步传导至下游甚至是终端行业,大到房地产、汽车、家电,小到生活中常见的塑料袋等各种产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为了应对原材料涨价,大企业纷纷对产品涨价,小企业提到涨价却瑟瑟发抖。上游加快了提价的频率,下游的需求如果没有匹配到这种频率的提升,那么处在中游的企业就成了左右为难的“夹心饼干”,生产经营变得“压力山大”。

头部企业在上游原材料经销商面前,更有议价能力,还可以凭借自身实力与规模与供货商签订长期价格协议,锁定合同价格,降低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相比之下,中小企业就变得难以为继,甚至选择不再接单。化工人纷纷表示,目前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受控制,先是涨价,刷下去一批资金不足的企业,然后是断货,熬苦了一批等不到原料生产又没有囤积原材料的企业。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中小型企业很有可能由“暂停”接单演变成“终止”接单,最终在市场中销声匿迹。